和訊財經端 註冊

女留學生在加失聯牽出詐騙案:針對中國花季女生

2017-11-14 08:41:46 新浪網 

  近日,加拿大警方連續發布多名中國留學生失聯的消息,讓所有人不禁為之揪心。而這些失聯學生的年齡,均在16歲到20歲之間。

  多倫多警方表示,過去幾天接連失聯的中國留學生,可能與一個專門針對中國留學生的詐騙團夥有關,且手段極為相似:以“不配合,家人就會受傷害”為威脅,要求這些學生“躲起來”,並關閉手機和所有社交媒體,他們則趁此機會向其家人以其“被綁架”為由索要贖金。

多倫多警方發布的尋人告示中指出失聯學生被騙方式
多倫多警方發布的尋人告示中指出失聯學生被騙方式

  現在,傳來了讓人稍稍松一口氣的消息——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當地時間11日上午發布消息稱,多倫多警方表示,他們已在多倫多當地時間11日下午4點45分左右定位到近日失聯的三名中國學生之一,20歲中國女生章鐫文,目前她是安全的,狀況良好。

  13日下午,《環球時報》報道稱,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發言人陳誌山表示,4名失聯中國留學生中2人已被找到。

  然而,這樣的事件並非首次發生。早在今年7月,加拿大警方就曾發布公告稱六名在加拿大的中國人報警稱接到恐嚇電話,之後又連續出現多起。

  這不禁令人產生疑問:“失聯”這幾日,他們究竟如何度過?詐騙分子究竟用什麽套路讓這些人乖乖聽從擺布,他們又會向什麽樣的人伸出魔爪?

  警方披露

  章鐫文按要求藏了起來

  待了幾天後打開手機才發現被騙

  13日上午,紅星新聞記者從最早發布章鐫文失聯消息的海外青少年權益保護與發展聯合會(海青會)秘書長劉嘉宏處核實了這一消息。劉秘書長表示,失聯消息最早是在11月9日發布,海外青少年權益保護與發展聯合會加拿大分會的分會長向總部報告,隨後該消息在國內社交媒體廣泛傳播。

  那麽,章同學是如何被騙“失聯”多日,她最後又是如何發現自己被騙的?

  中國女留學生章鐫文(Angel),20歲,新疆克拉瑪依人,在多倫多大學學經濟,今年正讀大三。加拿大警方工作人員Allyson Douglas-Cook向加拿大媒體《環球郵報》披露案件經過時表示,犯罪嫌疑人要求章鐫文藏在一個他們指定的地方,並關掉手機,切斷一切跟家人朋友的聯系。
章鐫文
章鐫文

  詐騙人員在電話中警告章鐫文,如果她不照做,那麽她遠在中國的家人就會受到傷害。由此,章鐫文便按照要求離開多倫多前往對方指定地點,並且此後幾天一直停留在該地。

  而與此同時,詐騙人員又聯系到章鐫文家人,聲稱章鐫文現已被綁架到秘密地點,並索取贖金。11月9日,章鐫文男友與其室友發現情況不妙,便向警方報告了她的失聯,警方隨後聯系到章鐫文家人。慶幸的是,並沒有錢財損失。

  而就在大家拼命尋找章鐫文時,章鐫文手機始終關機,並停留在指定地方,對外界的搜查消息渾然無覺。

  然而幾天過去了,沒有任何一個人現身聯系她。

  焦灼無奈之下,章鐫文打開了自己的手機,結果發現自己的手機裏湧來了鋪天蓋地的來自朋友的消息,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家人並沒有遭到任何危險,而自己只是陷入了一場電信詐騙。

  於是,11日下午,她立即返回多倫多,並向當地警方報警。

  據加拿大國家廣播電視新聞網報道,多倫多警方稱,他們已經確認,這幾名失聯學生在失聯前均曾接到恐嚇電話。

  “他們接到電話被告知,要找一個地方藏起來,不要用手機,不要聯系家人,也不要用任何網絡社交媒體,否則家人會受到牽連……”多倫多警方工作人員Craig Brister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而在給學生們打完電話後,詐騙人員又會告知受害者家人,他們孩子已被綁架,並借此“索取大筆贖金”。

  詐騙套路

  以“卷入洗錢勒索案件”為由

  多向女性及學生下手

  實際上,這類事件的發生並非首次。

  早在今年7月,加拿大皇家騎警隊警告稱,六名在加拿大的中國人報警,稱接到恐嚇電話:如果他們不配合對方要求“消失”,他們家人會遭到綁架,而與此同時,詐騙人員會聯系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稱其被綁架並索要贖金。

  而這樣的“套路”,又為何會讓這些學生乖乖地聽從指揮?

  加拿大當地媒體《環球郵報》此前報道稱,詐騙人員會聲稱自己來自駐加拿大主要城市的中國大使館或總領事館,並告訴對方,他們的個人信息已被泄露,目前已卷入關於勒索甚至洗錢的調查中……

  一位名為高俊英(音譯)的受害人曾表示,詐騙人員告訴她,她涉嫌洗錢正在接受調查,而她的個人信息已被竊取,他們便指使她聯系他們聲稱的位於渥太華的“國際刑警組織辦公室”尋求幫助。

  “我當時差點就信了”,高俊英說,“我第一次接到這個電話時,嚇了一大跳。”

  而中國大使館在之後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詐騙人員口中所謂的“國際刑警辦公室”根本就是子虛烏有,如果在加拿大的中國公民確實卷入了中國的某些案件,中國外交機構會直接向涉案人寄送法律文書,絕對不會通過電話確認個人信息。

  另一名邱姓中國人也曾收到類似電話,當時他的第一反應似乎非常“機智”:上網查詢撥打過來的號碼,然而查詢結果顯示,這個號碼確實和中國駐溫哥華大使館的電話一樣。

  “打電話的人隨後給我發了‘渥太華聯絡處’的網址,上面顯示了員工名字和‘聯絡處’的電話號碼——實際上只是用技術手段使得顯示的號碼和大使館號碼一樣而已。”這名受害者解釋道。

  令人好奇的是,詐騙人員是如何通過電話“鎖定”這些受害人的?
加拿大犯罪學家Gordon教授表示,“詐騙者通常會選擇那些容易上當的人群下手,受害人往往沒經歷過洗錢勒索這類事,所以一接到電話就容易反應過激。”
  加拿大犯罪學家Gordon教授表示,“詐騙者通常會選擇那些容易上當的人群下手,受害人往往沒經歷過洗錢勒索這類事,所以一接到電話就容易反應過激。”

  加拿大警方工作人員Staff-Sergeant Linteau 也作出類似推斷,她稱,其實調查人員也一直在研究,究竟這些受害者是如何被“選中”的?她目前得出結論,認為選擇的隨機性較大,但“主要的目標為中國女性,尤其是學生”。

  Gordon教授表示,詐騙人員極可能已獲取了在加拿大的許多中國公民的郵件等聯系方式列表,“這些詐騙犯應該是有一些手段能夠獲取移民記錄,這些人可能在中國,他們使用一款可自動向這個電話列表撥號的軟件,看誰接電話就向誰下手,這是他們慣常使用的方法。”

  失聯後為何尋人難?

  “失聯者年齡小,人脈資歷淺”

  劉秘書長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之前的章瑩穎案件他們也有參與,包括幫助找到家長以及聯系王誌東律師等。

  除此之外,他還談到,這次失聯事件和當時章瑩穎案最大的不同,就是年齡。

  “當時章瑩穎是已在國內讀完本科和研究生,然後到中科院工作,具備這種環境基礎和群眾基礎。而現在,在小章同學的案件中,因為年輕,歲數小,又剛讀完高中。在尋找他們家長的過程中,會缺乏群眾和同學的幫助,傳播困難,溝通不順暢。”

  劉秘書長舉例說,章瑩穎出事之後,他們先後通過中山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本科院校的朋友圈子和北大研究生院的朋友圈子尋找瑩穎。

  “而這一次失聯的孩子在16到20歲之間,歲數小就會缺乏群眾基礎和傳播效應,這個就會非常麻煩”,劉秘書長分析稱,“如何獲取信息並跟家屬聯系,仍然是一大困難,我們現在也在為下一步工作制定研究方向。而且從出國前到出國後,他們的信息到底是如何泄漏出去的,也值得註意。”(據紅星新聞)

女留學生在加失聯牽出詐騙案:針對中國花季女生
(責任編輯: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女留學生在加失聯牽出詐騙案:針對中國花季女生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